韶华易逝 校园情长

发布者:xyzjadmin发布时间:2018-11-07浏览次数:79

韶华易逝校园情长

薛维松

       19783月,江苏师范学院盐城分院迎来了恢复高考制度以后的第一批学员。

   我们中文系七七(1)班,是这一批学员中年龄最大的班级。全班60个学生,绝大多数都是“文革”前老三届高中毕业生。此时,许多人都已成房立户,有了妻室儿女。即便班上年龄最小的,亦已达25周岁,故被戏称为空前绝后的“胡子班”。

  由于分院属挂靠初建,江苏师范学院并没有派人来,所以当时学校领导、老师和行管人员都是从盐城各地选调上来的。就连校舍也都是借用盐城中学的房屋。后来,经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复撤销盐城分院,恢复建立盐城师范专科学校,才搬到现在盐城师范学院老校区。

  那时,这里是盐城中学的小农场,只有几排平房。为了这次搬迁,中共盐城地委和行署极为重视,调集地区建筑公司有生力量,在暑假期间赶建了两幢宿舍楼,又新砌了几排平房,作为临时所用。同时,对新校区的建设进行了全面规划,开启了盐城师专的新征程。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当年的第一批学员大多数都已退休离开了工作岗位,而且绝大多数亦已进入了古稀之年。回首在盐城师范专科学校的这一段学习生活,大家不无感慨,真可谓韶华易逝,校园情长。

  令我们难以忘怀的是在那个峥嵘岁月,校领导和老师与我们这些大龄青年所建立起的纯真的感情,特别是实事求是的教育管理方式,仍不时为我们大家所赞叹。

  一、以“教学相长”的方法、调动大家的学习积极性。由于我们班级情况比较特殊,多数人高中毕业以后在社会上都有一段不寻常的人生经历,做民办教师的也特别多,怎样调动大家学习的积极性,提高他们学习的自觉性,这是校领导和老师们经常思考的问题。为了解决好这个问题,他们一方面坚持严格按照教学大纲,对我们进行认真授课;另一方面本着教学相长的精神(因为这些老师不少都和我们共过事)又不时深入到我们中间来,认真听取大家对教学的意见,不断改进教学方法,致使教和学两者关系始终处在非常融洽和协调的氛围当中。因此,大家学习的热情空前高涨。比如,沈凯雄老师是给我讲现代文学史的。为了能让大家对这个阶段文学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他收集了大量的素材、进行认真归纳、综合分析,有理有据,而且语言表达干净利爽、逻辑性强、板书工整,致使大家都把他作为教学的偶像。又如,张仁俊老师是教古汉语和古典诗词的,在听取大家意见后,不仅给我们讲解古汉语和古典诗词的一般规律,而且注意教与学的互动,还给我们以适量的作业,来检查大家的学习效果。这些校园往事,仍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

  二、以“宽严相济”的方法,体谅学生的困难处境。大龄青年读书,特别是成房立户的人与青年人是不同的。他们在家庭中一直处于主导地位,是家庭中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经济负担都比较重。每到夏收或秋收季节,家中的农事往往都会成为他们的牵挂。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我们中文系领导和班主任樊德山老师是最能体谅这些大龄学生的。因为这是一个客观存在,如果处理不好,不但影响到学生的学习情绪,同时也会影响到师生关系,认为你不近人情。令我们感到高兴的是,他们并没有机械地教条地处理这个问题,而是采取人性化管理的方法,一方面坚持以正面教育,让大家要想得开朗些,相信家庭和地方群众会帮助解决这些问题。另一方面,又非常通情达理、将星期六下午的课程作适当的调整,好让大龄学生借助周末回家去作个短期的安排。事实表明,这些做法是实事求是的,不但不影响学生的学习,反而对校领导和老师充满感激之情,更能增强他们学习的自觉性,更有利于班级各项活动的开展。我清楚地记得,我们班级虽然是“胡子班”,但在当时学校开展的活动中,无论是广播操比赛、文艺会演、还是歌咏比赛活动中,每次都是稳拿第一名。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告诉我们,对人的教育与管理要宽严相济,教育要严,对学生生活中的实际困难一定要实事求是,宽以待人,这也是活化思想政治工作的一个基本手段。

  三、以“勤工俭学”的方法,帮助学生解决实际困难。人是有感情的。我们对师专、对领导、对老师的感情,可以说是在人生艰难困苦的生活环境中培养起来。我们是师专建设的见证者,同时也是建设者。现在盐城师范学院老校区的几幢大楼的地基和图书馆门前的“绿岛”,都是我们这些人“助工俭学”开挖成功的。这也是被逼出来的办法。上学前,大家虽是民办教师,但每月尚有二十几元的工资。上学了,因为是民办教师,不但不能带薪,而且还要家庭供给,虽说学校每月有一定的生活补助,但生活显然是很窘迫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校领导徐月亮书记认真听取我们“胡子班”同学的意见,由学校买工具,将新校区建设的土方工程、砸石子等任务交给我们这些大龄青年去完成,以勤工俭学的方法实行劳动自给。当然,这些活都是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进行的。下午二节课后,大家便忙碌起来,挖土的挖士,挑泥的挑泥,砸碎石的砸碎石,劳动的号子声,叮叮当当的碎石声,不仅汇就了我们在那个特殊年代里青春的交响曲,而且用劳动的汗水换来了“颇丰”的收入,也帮助我们解决了许多当时的实际困难。现在,每当我们重回校园,看到校园里一幢幢高楼和优美的环境,都会情不自禁地把我带入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徐月亮书记所说的“到时你们再回母校看到这里一棵柳树一棵桃,你们就会看到自己”的话语,也时常在我耳边响起。是啊,算来至今已经三十几个春秋了,新校区东移,老校区仍在,联想到当年校领导为我们网开一面,创造性地开展工作,让我们度过人生最困难的时期,这些怎不令人触景生情呢?又怎不令人顿生感恩之心呢?

  四、以“提前实习”的方法,来检验教学质量。我们是恢复高考制度以后的第一届学员,也是第一届毕业生。随着教学规模的不断扩大和招生数量的不断增加,当时校舍建设一时难以跟上。面对这个实际情况,学校党委经请示,决定让我们提前实习,一来用以解决校舍不足的问题;二来作为对教学质量的检验。于是我们从80年秋学期开始,就全部返回各县教育战线,在离家较近的地方实习了。此举看起来是当时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但对我们这些大龄青年来说,却也不失为一种无微不至的关怀:一来让我们变学为教、检点自己学习的不足,以便弥补;二来离家近了,粮食自带,生活压力减轻,又较早地与所在实习单位取得联系,事实上都是在为我们毕业分配铺平道路。

  如今,盐城师范专科学校已升格为盐城师范学院,成为二类本科院校。欣看新校区幢幢高楼拔地而起,教学规模不断扩大,教学质量不断提高,再重温我们当年求学所走过的人生道路,怎不令人感慨万千呢!有道是师生的感情是纯洁的感情、高尚的感情、宝贵的感情、永恒的感情。虽说我们这些人现在都已退休离岗,但时间的流逝永远磨灭不了我们对盐城师专美好的印象,永远也冲淡不了我们在那个特殊岁月里与学校、与领导、与老师建立起来的那份师生真情。